社会关注
  1. 上海新闻网
  2. 新闻资讯
  3. 社会关注
  4. 正文

掘金20%学前教育市场: 营利性幼儿园与普惠性幼儿园如何共存

编辑:Lily2019-05-13 07:16

  “我们不会降价。”5月10日,北京市一所民办国际幼儿园的招生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所幼儿园位于紧邻首都国际机场的别墅区,每名学生每月学费超过1万元。

  2018年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印发,提出到2020年,全国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占比)达到80%。

  根据《北京市普惠性幼儿园认定与办理措施(试行)》,申请成为普惠性幼儿园必需登记为非营利性幼儿园。这被外界解读为,未来20%的幼儿园学位将由营利性幼儿园提供,它们将提供高收费的选择性学前教育产品。

  幼教研究学者杨润东接受媒体采访时体现,留出20%的民办幼儿园比例可能不充足,放宽到25%-30%会比较合适。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感到太大的招生压力。”苏州市一所国际幼儿园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所幼儿园的月收费在1万元摆布,每年招收约100名学生,“此前每年报名的人数约600人,即使本年有所下降,也仍将是供不该求的状况”,他说。

  这类幼儿园的举办者大多为国际教育集团,举办的学校从幼儿园贯通小学、初中和高中,瞄准的目标群体为打算出国留学人群。

  可以想见,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营利性幼儿园将主要为高收费的高端幼儿园。至少目前看来,那些连锁幼儿园品牌的经营业绩还算不错。威创股份近日发布2018年报显示,旗下连锁幼儿园金色摇篮2018年实现净利润8608万元。红黄蓝2018年报显示,其营业收入为1.56亿美元,同比上涨11.15%。

  如果营利性幼儿园的市场份额被限缩至20%,会不会进一步涨价?

  “应该会涨价,因为营利性幼儿园根据市场规律运行,但幼儿园学费价格是会随着学生人数、周边普惠性幼儿园学位容量的供需变革而变革的。”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说。

  但是不是贵的就必然是好的?南京师范大学教授虞永平近日撰文指出,从近期某省进行的高收费幼儿园抽样质量检查来看,高收费与高质量之间没有一定的联系,有些所谓“品牌”与国家法规倡导的理念和实践相去甚远。

  政府大力发展普惠性学前教育,也让营利性幼儿园面临新情况。首先是一些非公办幼儿园以往采取混合式的招生方式,好比对本小区业主收取普惠制学费,对非本小区业主根据市场价格收费。根据目前的政策,小区配套幼儿园要登记为非营利性幼儿园,因此不能再“区别对待”差别的学生。

  今后,特定区域短期内普惠性学前教育学位不足时,政府是否能以政府购买的形式要求营利性幼儿园提供部分普惠性学位?储朝晖认为,短期内恐怕无法实现。

  其次,普惠性幼儿园与非营利性幼儿园还存在边界问题。《民办教育促进法》规定的营利性学校与非营利性学校的主要区别在于,举办者是否分红。但各地认定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的主要尺度是限价,两者存在尺度的不衔接。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刘焱本年3月撰文指出,由于《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措施尚未出台,各地政府对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的政策引导主要在收费尺度,还没有限制举办者分红或获取“合理回报”,导致很多普惠性民办幼儿园举办者抱有“普惠”与“营利”两种性质可以同时兼得的误解或期盼。

  因此,“更值得关注的问题,不是营利性幼儿园会不会涨价,而是非营利性幼儿园会不会借成为普惠性幼儿园牟利,终究一些利益转移是难以监管的。”储朝晖说。

  刘焱也认为,要建设普惠性学前教育公共办事体系,必需要有完备的非营利的制度设计,包孕对非营利性幼儿园的税收优惠政策、政府投入资金的使用与监管、关联交易的预防与惩处方法等。

显示全文
相关文章更多
热门资讯推荐更多
找资讯